李濤:以供給側改革助推我市養老產業發展

2020-02-15 09:06:37 來源:臨汾新聞網   瀏覽次數: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國務院辦公廳也出臺了《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這為我市養老產業發展指明了方向。在新時代下,應以滿足老年人的“需求側”變化為宗旨,采取優化產業布局、降低投入成本、補齊發展短板等方式增加有效供給,不斷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抓住“銀發經濟”機遇,將老齡化壓力轉變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推動養老產業健康快速發展。

  一、優化產業布局,減少無效供給

  養老產業不能簡單地歸類于某一單個產業,它是根據實際需求進行不斷延伸的、連接了各個方面的產業,需要發展成為集生產、經營、服務于一體的綜合性產業體系。我市的養老產業在供給層次上的布局基本呈現出低端供給過剩、高端供給過于昂貴、中端供給相對不足的分布情況,上下游產業鏈對接不完整。相對于老年人豐富多樣的需求,目前我市養老服務有效供給不足,無效供給過于集中,終端產品同質化嚴重,主要的產業建設集中在基本生活照料等產業鏈下游的養老服務端,諸多的無效供給導致養老服務功能未能有效發揮出來。

  對此,應從降低空置率和完善相關產業鏈條兩個方面進一步優化產業布局,有效減少無效供給。首先要降低空置率,重點是要糾正造成資源配置效率低下的政策和機制,引導新的資源配置向老年人最需要的服務流動,同時還要盡快對現有資源進行重新配置,以提高效率。應對現有養老機構進行分類,向專業化養老機構轉型,積極發展社區養老,同時要適當限制社會力量舉辦高端養老機構,嚴格禁止房地產企業假借建設養老機構之名行房地產開發之實,重點支持和鼓勵面向社會大多數老人的中低端民辦養老機構發展;其次要完善相關產業鏈條,在進行產業布局時提前規劃,促使“衣食住行醫”這幾大產業布局與關聯產業融合發展,從而培育養老產業的新模式、新業態。

  二、轉變發展模式,降低投入成本

  養老產業從本質上屬于典型的“市場大利潤小”行業,采取多種措施降成本是養老產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環節,而降成本的關鍵則應有效化解養老項目的綜合建設成本。

  一是適時推進“公建民營”的經營模式,降低建設成本。我市現有養老機構很大一部分成本為建設成本,如果能夠按照“管辦分離”的發展思路,由政府出資,招標引入社會組織或服務團體經辦和運營,政府負責管理和監督,則可以大幅度降低養老服務機構的建設成本和政府的管理維護成本。同時,可以鼓勵社會資本通過租用廢棄的社區活動中心、養老院、農村助老院、學校、廠房等,進行改擴建以降低建設成本。二是鼓勵選擇有利于降低成本的養老模式,降低運營成本。從投資角度而言,兼具休閑娛樂、健康養老等多功能融合的大機構、大基地的養老項目,在投資和運營上較為集中,更容易獲得社會資本和政府的關注,然而在現階段我市社會條件下,大機構、大基地的養老項目由于過高的運營成本,致使收費水平大都高于普通養老群體的支付水平,往往不被老年人青睞。這就需要鼓勵社會資本轉變大機構、大基地養老的集聚發展思路,按照分散就近化原則,與家庭養老和社區養老緊密結合起來,形成養老機構小型化、網絡化、便捷化、精致化的“普惠養老”道路,既可降低維護成本,又可獲取規模收益,最終得到老年人的歡迎。三是發揮政府的培育引導作用,降低政策成本。我市的養老服務業處于起步培育階段,需要政府加大投入力度,培育引導養老市場發展。要著力解決政策“最后一公里”的難題,逐步給予民營養老機構、養老企業與公辦養老機構同等的稅費優惠、資金補助待遇,配套完善市、縣兩級的具體資金扶持政策,使專項財政資金和各類配套資金能夠真正補貼到位。

  三、補齊發展短板,滿足核心需求

  一是聚焦細分市場,發展專業性養老機構。未來的養老趨勢屬于合理分工、協同作戰、分享共贏的時代,而目前我市對養老群體的服務需求缺乏市場細分,入住養老機構的老年群體多為具備自理能力的老人,養老服務的內容、項目一般都集中于生活照料等基本生活護理方面,具有一定水平的醫療服務和面對失能老人的專業護理服務等剛性養老需求未能及時向市場提供。養老機構必須解決形式單一、功能雷同的問題,應當鼓勵社會資本投資建立差異化的養老服務機構,為各種老年人提供不同檔次的服務標準,滿足不同收入水平老年人的差異化服務需求,發展“醫養結合型”和“護理型”等專業性養老機構,把養老服務機構建設成功能互補、各具特色的“??啤毙宛B老機構。二是注重人才培養,夯實養老產業發展的基礎。各類專業型人才是養老產業發展的基礎,目前專業人才短缺已經成為制約我市養老產業發展的重要因素。政府不僅需要完善高等院校養老服務專業人才的教育體系,建立適應市場需求的養老服務專業,給養老服務專業人才正確的導向,還要推進養老服務相關專業教育體系建設,建立以品德、能力和業績為導向的職稱評價、技能等級評價制度,拓展養老服務專業人員職業發展空間,增強其職業榮譽感和社會認可度,提高養老服務從業人員的薪酬待遇,逐步建立以專業人才、老年社會工作者、養老服務志愿者、老年人家庭照料者相結合的養老服務人才體系。三是積極發展社區養老,實現“不離家的社會養老”。老年群體對養老服務的需求具備“親情性”和“家庭性”的特點,喜歡在熟悉的環境中生活,積極鼓勵社會資本通過直接投資、注資入股、租賃等方式,依托小微型機構,開展大社區養老服務,并逐步搭建養老服務平臺,借助社區居家養老服務平臺,整合社區內政府、社會、市場以及家庭、個人等各服務主體所掌握的資源,使得養老服務責任依托社區實現從家庭向社會的逐步過渡。社區養老既有利于克服傳統意義上家庭養老內容單一及非專業化的局限,又可以解決機構養老方式親情不足以及收費過高等問題。這種思路,既借鑒了發達國家的養老服務經驗,又適合我們的養老文化傳統,是深化我市養老產業供給側改革的重要舉措。 (作者單位:市委政策研究室)


     

責任編輯: 吉政

上一篇: 張國玲:淺議助推企業文化落地的有效途徑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聲明:凡臨汾日報、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